Thanaakuti是Govinda自創的字彙之一,意思是「非常非常地感謝」(Thanks very very much),每當早晨的報告組報告完畢,大家都會給予報告者、前一天的各組以及當天的各組感謝,以向外拍手的方式傳達無限延伸的感謝(Thanaakuti*n)。今早,我們在吃完早餐(是奶茶配芒果)、結束早操和報告後,來到了庭院下方的Learning room上課。
  為了使我們在進行服務時,能更了解當地的風俗民情,Govinda為我們簡單介紹了尼泊爾這個國家。
  尼泊爾的面積不大,大約是台灣的4.5倍。他們有一面很特別的國旗,是世界上唯一一面以兩個三角形相疊而成的國旗,上旗繪有月亮和星星、下旗則有太陽。尼泊爾的社會、宗教和文化,深深地受到印度教影響。印度教中有數不清的神祇,因此,一年之中,也就有數不清的神祇在過生日,也因此,尼泊爾人有著數不清的國定假日,忙著為大大小小的神明慶祝誕辰。然而,和印度一樣,尼泊爾施行階級嚴明的種姓制度,每個種姓所信奉的印度教神祇又有所差異,所以並非是所有的人都會在每個神明生日時放假,而是端看自己的信仰而定。有趣的是,不同的種姓內部又可以分成許多階級,每個階級又有不同的新年,若真要說個清楚,恐怕每個尼泊爾人都會像Govinda一樣搖搖頭,給你一個苦笑吧!
  尼泊爾全境可分成十四個區塊、七十五個地區,我們位於Dulikhel區,此區有九個村落(Municipality Wards),人口約五千人。介紹完行政區劃後,Govinda接著像我們介紹尼泊爾人從出生到死亡的各個階段,每個階段都和宗教息息相關,例如,孩子出生的第六天,他一生的命運會被仙女寫在額頭上;出生第十一天,他們會為孩子取名;而小孩要等到七、八歲時,才會開始遵守屬於他階級的規範。而從第一天抵達尼泊爾就出現在我們生活週遭的提卡,則是一種祝祐和對神的尊敬。
  Govinda對我們說,尼泊爾人是一群樂於助人、愛好和平的人,他們十分重視人我關係,並總是真誠友善的對待他人。他以「你好嗎?」這句稀鬆平常的問候語向我們打比方:在許多現代化的國家中,人們習慣以「你好嗎?」來打招呼,但對方若真的回應「我不太好、我不太舒服、我生病了」,問的人反而會感到訝異,接著他會建議你去看個醫生,然後轉身離開。這樣一來,「你好嗎?」問的意義何在呢?在現代社會中,這句話只是一個禮貌的問好,而不具有實質的關懷。相反的,若你對一個尼泊爾朋友說,你身體不大舒服,他肯定會送你到醫院,帶你去看醫生,而不是拍拍屁股走人。同樣的,對尼泊爾人來說,如果所謂的「朋友」是你想見他一面,卻還得事先「預約」才行,那怎麼能叫做真正的朋友呢?是啊,真正的朋友,應該是有難時伸出援手,有苦時隨時陪伴,然而,現在社會的忙碌和冷漠,卻使我們失去了這些友情所帶來的溫暖。
  接著,Govinda說了一則故事給我們聽。公車上有一對父子,兒子看見外頭的鳥往下飛,竟然以為是鳥墜落了;看到車子駛過路旁的樹,竟以為是樹向後移動;看見房子的玻璃窗,竟然認為房屋破了個大洞。其他的乘客見狀,覺得很可笑,質問父親怎麼不看兒子去看精神科醫生?不料父親卻回答,他才剛帶兒子出院。眾人一聽更氣了,以為這父親是故意說笑。父親把事情的原委說了一遍,原來啊,他的兒子天生就是個瞎子,父親直到現在才好不容一將兒子的眼睛治好了,剛從醫院出院的兒子,其實是第一次看見這個世界!眾人一聽,頓時感到羞愧和內疚,原來兒子並不是個神經病,而是從來沒有看過會飛的鳥、會動的車和裝有窗戶的屋子!對一般人來說在正常不過的事物,對兒子來說卻是全然陌生和新奇。在這個故事中,所有的乘客都犯了一個錯誤:將自我既定的成見套在他人身上,認為自己所了解的,他人也一定會了解。我想,Govinda說這個故事的用意,是為了讓我們知道:身處在另一個國家的我們,切記不可將自己文化的標準套用在別的文化上,在台灣稀鬆平常的事物,在另一個國家不見得也是如此。
  結束了尼泊爾的介紹後,農場女主人Mithu為我們導覽整個農場的環境和設計構想。光是庭院就是一個大學問:院子裡種的梅樹,在夏天具有遮陽乘涼的功效,在冬天則能抵擋寒風,梅子成熟時還供解渴用;整個庭院地面稍微向房屋的方向傾斜,可收集雨水,流向附近的生態池。屋子本身,共有五個出入口,以防災難發生時,不會因為一個出入口堵住就無法逃生;米糧的存放不同一般人家是存放在三樓屋頂,這裡是貯存在一樓樓梯口下的隔板,不僅不會因為災難發生時救糧不易,也因為是人經常走動的地方,所以不會有老鼠出沒;此外,牆上更擺放著無數個玻璃罐,共保存了約160種的種子,可供當地居民栽種作物。屋後的牛棚,養了一隻母牛和出生不久的小牛,也是我們每天新鮮奶茶的來源。Mithu說,他們會選擇多樣化的牧草來飼養牛隻,而牛隻所排放的排泄物,也會成為堆肥,和廚餘一同堆在旁邊的堆肥區,堆肥區日後便會成為肥沃的土壤。
  接著,我們繼續往上走,走到玉米田和水源處。這裡的玉米田,雜草叢生,不是因為疏於照顧,而是因為,在斜坡上種植淺根的玉米,需要靠雜草來做水土保持。此外,和玉米一起種植的大豆,更有為土壤固氮的效果。除了玉米,這片山坡也有種薑黃、山芋等其他作物。接下來,我們往下走到屋子下方,在Learning room旁,是一片菜園,種有高麗菜、水稻、茄子、彩椒等等多元的作物,菜園中不時會看到綁有紅布條的小竿子,那是用來避免討厭紅色的害蟲。
  結束了農場觀摩後,我為自己能來到落實樸門精神的農場感到很開心,也證實樸門的設計是真的可行的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stalia 的頭像
Castalia

寧靜海域

Castal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