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睡睡醒醒之間,這又冷又漫長的夜晚總算結束。
  早晨十一點,我持著飛往加德滿都的機票,坐上飛機。三個小時後,加德滿都密密麻麻座落在綠意中的建築出現在雲霧之間,自從尼泊爾的國土出現在視線,遠方的山巒就一直都在。一個群山環繞的國度,這是我對尼泊爾的第一印象。
  曼谷機場和加德滿都機場(Tribhuvan International Airport)十分的不同。如同台灣一樣,曼谷機場是一個現代化的機場,龐大得必須走半個小時才能從這一頭抵達另一頭,琳瑯滿目的高級精品店,熙來攘往的遊客;加德滿都機場則是一棟小小的紅磚建築,沒有擦得發亮的地板,沒有空調、沒有電扶梯、沒有大大的看板顯示著班機起降時間或各國匯率(倒是有手寫的小小匯率看板),也沒有商店(兩週後我們準備回國時,在另一處登機點發現了幾家),遊客更沒有擠滿機場。
  這裡的服務人員,會在我們熱情地大喊「Namaste」時,微微地笑著回應,然後繼續在小小的辦公桌,操作著台灣已經越來越少見的映像管電腦螢幕,忙著處理一長排等待落地簽證的人們;這裡的廁所,當你詢問清潔阿姨垃圾桶在哪裡時,她會用帶有尼泊爾腔的英文頻頻回答你「Throw in! Throw in!」,請你直接丟進馬桶沖掉,而那無法上鎖的廁所門和水龍頭流出的黃水,不斷使我想起了電影《證人》的行兇場景;這裡的安檢系統,僅供參考用,你會發現就算有人通過安檢門時警鈴頻頻響起,一旁的安檢人員仍繼續聊著天,視若無睹,而看到我們十幾人、二十幾件行李的大陣仗,安檢人員甚至直接放行,因為他們要下班了!
  於是,我們一行人就這樣大剌剌地出了關。才剛出機場,就看見前來接機,等候多時的巴士,以及即將成為我們這半個月家園的農場主人Govinda先生,還有願景駐尼泊爾的執行秘書兼翻譯Maya。在彼此會面的這一刻,我怎麼也想不到,這位有著大肚腩、黝黑膚色的農場主人,原來不只是作東而已,他還會為我們帶來許多歡笑、省思和成長,成為我們的心靈導師和父親。
  前往Hasera農場的路途,巴士載著我們在圍繞著首都加德滿都而建的環形公路(Ring Road)而行,完整地為我們呈現了尼泊爾的城市面貌。眾多的車輛在幾乎沒有交通號誌的情況下狂按喇叭,形成擁擠不堪又喧鬧嘈雜的情況;巴士車頂上,乘客似乎永遠都坐得滿滿的,而滿街的檔車也成了另類的景觀;許多小販在塵土和車煙夾雜的街道上賣著香蕉、扁豆、芒果、零嘴等,一遇到停下來的巴士就湊上前,拿著商品對著窗內的乘客兜售;大大小小的建築物有些破舊、有些先進,而更多是尚未完建,銀行、國際知名電子公司的大型廣告看板、到處可見的可口可樂招牌,和晾衣繩上五彩繽紛的衣服和不遠處的山脈相映成趣,提醒我們這裡是尼泊爾最大的城市。
  半個小時後,景色開始轉變。我們離開環形公路,進入山路。梯田佔據了視線,Govinda指著遠處的山丘,朝著他所指的方向看去,我們看見了聳立在山丘上巨大的濕婆像,祂所位在的地勢之高,以及神像本身之高大,彷彿要使人們無論身處何地,皆能抬頭仰望。濕婆(Shiva)是印度教三相神之一,而我們眼前的這尊神像(Kailashnath Mahadev Statue)則是世界上最高大的濕婆像(44公尺)。
  山路迂迴地攀行了約莫一個小時,我們在一處不起眼的路旁停下,Hasera樸門有機農場的小小招牌立在路旁。大家一起幫忙搬行李、拆行李、扛行李走上農場,屋前的庭院擠滿了著當地服飾的婦女,等候前來的我們。
  在我的想像之中,Hasera應該會是個像觀光農場般,有著大型農園和數不清的作物,說不定我們抵達時還有很多遊客在參觀。但是,親臨此地後,卻發現這裡簡直就和我們家的柿子園一樣,是個住家和農園毗鄰,比較像一般人家的地方。事實上,跟我們家的果園比起來,Hasera佔地還更小呢!然而,誰會知道這小小的農場,竟是尼泊爾樸門永續農業的重鎮。可見,要成就很大的事,外在硬體不見得也要很大,對吧?
  行李都安置好後,大家在庭院集合,圍成一圈,接受農場和當地婦女團體的歡迎。大約十多位的婦女,手持著用米、酸奶和紅色顏料混合成的硃砂堤卡(Tika)、剛採的鮮花、椰子乾,為我們每個人依序點堤卡於前額、灑花瓣在頭上,椰子乾則是給我們品嘗。這整套的儀式,無論在歡迎、送別或是慶典上,都會出現,只是依照場合、階級等有些許不同,即使在平時,也仍會發現大多數的尼泊爾人額上點有堤卡。
  點完堤卡後,婦女們開始為我們唱歌跳舞,熱情地迎接我們,而我們也唱了幾首台灣民謠回敬。在一來一往的歌舞結束後,婦女們端出一盤盤的下午茶給我們品嘗。今天的下午茶是很特別的糊,吃起來口感特殊,但究竟是由小米、高梁、青稞還是其他粟類製作而成,大家眾說紛紜,另外再配上咖哩馬鈴薯和熱騰騰的紅茶,這下午茶份量還不少呢!
  吃完下午茶後,我們將個人行李放在二樓的房間中。二樓有不少房間,地板都舖上了三至五人份的床墊,並在天花板掛上了蚊帳。我和兩位老師選了最靠近門的第一間房間,從窗外往下看便是廚房。在房間休息一下後,大家開始陸續提水去洗澡,不過想到要在傍晚洗冷水澡,我便打算今天先不洗了……
  晚餐前,大家聚在客廳,逐一自我介紹,認識彼此。農場主人Govinda曾在荷蘭留學,學成歸國後,在Patalekhet這個地區,創立了Hasera有機農作與樸門學習中心,在尼泊爾推動樸門永續理念;Govinda之妻Mithu(發音和英文的「Me, too.」一模一樣),是一個胖胖的、高大的女士,在Hasera創立的這五年中,她從完全不會英文,到現在透過Govinda的教導,已能以英文與我們溝通;夫妻育有二子,他們是雙胞胎Bigyan和Bibek,就讀高中,長相俊俏,哥哥溫和穩重、弟弟活潑搞笑。
  自我介紹完後,Govinda介紹了農場的生活環境和注意事項,然後宣布要將我們分成四組,輪流負責每日的煮飯、清潔、餵食牛和雞群,以及報告前一天的感想和學習。在經過抽籤後,我和Irene老師、順權、禮丞大哥被分到百合花(Lily)組,其他組則是玫瑰(Rose)、萬壽菊(Marygold)和大麗菊(Dahlia)。
  接著是晚餐時間,我們享受了第一頓尼泊爾餐:扁豆湯、醃菜、咖哩馬鈴薯、一種酸酸辣辣的紅醬,以及美味指數破錶的奶茶。原本以為會像《親愛的小王子》裡面所寫的,有像山一樣高的飯菜在等著我,但是在這裡,我們的三餐卻是採用自助式的,我想可能是接待了這麼多國際團隊後(已有四十一個國家造訪過Hasera),深知並非所有的人都吃得完尼泊爾人「一般」的飯量吧!
  用餐完後,來到尼泊爾的第一天,也就差不多結束了。這裡的人們,作息和台灣不同,人們晚間九、十點上床睡覺,隔天一早六、七點起床,因此,我得早早休息,明天才爬得起來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stalia 的頭像
Castalia

寧靜海域

Castal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